首页 > 图片 > 列表上通山新闻网,看通山新鲜资讯

梨花开满祝家楼

梨花开满祝家楼

梨花开满祝家楼

梨花开满祝家楼

梨花开满祝家楼

梨花开满祝家楼

梨花开满祝家楼

  三上通山县大畈镇祝家楼,不知要几多情,爱太长。
  
  慢慢往前走,雨雾笼烟,吠声来自雾岭,似天边传来的声音。
  
  再近处,见农人在耕,听犁耙水响,只有影子在晃动,在墨纸中晃动。
  
  已见村庄,一座古老的村庄,雨水把村庄泼成水墨,叫人识不得。脚踏春泥,看村庄在两岸,有炊烟飘起,鸡犬相闻,是大山里宁静中的声哨。田塍上的个个鸿爪,在单写留念,在淡写流年。头披蓑笠,顶着春雨潇潇,如沉默的牛,继承着父辈的手艺,默默前行。老翁抱着孙子蹲在磨盘上看春耕,村姑浣衣的棒槌,在山垄回响,惊得雀鸟叽叽喳喳。采摘野菜的少女,篾篮装满了鲜嫩,也装满了些许的骄傲,镜头悄悄地对准,羞得她们遮住了脸。村妇在屋檐下,端着碗,笑语盈盈,客气声中,饱满了陌生而熟悉的乡情。
  
  就是那遍野的梨花,就是那久违的梨花,举起一树香雪,几回惆怅,几回入梦,年年写意,夜夜生寒。
  
  在村舍,在溪边,在垄上,或鸠形虬状,或直过屋脊,或横枝瓦楞,或遮蔽窗台,树树梨花,数不清。
  
  梨花,早就在诗经里开了,多子多福到如今;梨花,早就在唐诗里香了,一路寂寞到窗前。
  
  梨花开在祝家楼里,露水刚刚给她洗脸,晨光就开始为她上妆,又是崭新的一天。我又做了一夜的梦,你满身素衣,被露水打湿,月光还在阡陌里游走,而你开始慢慢飘落。梨花的飘落,亦如迷失沧海的蝴蝶,春风知我意,引到祝家楼。没有虔诚,怎能见你?没有画技,怎能工笔?
  
  时光恰逢浇花雨,一路情,一色春,一身湿,最难忘!
  
  文字/ 美高梅官网 雪雁鸣
2019-04-16 16:28:27   来源:咸宁网